• 时政
  • 社会
  • 法治
  • 公安
  • 两院
  • 司法
  • 反腐
  • 经济
  • 交通
  • 应急
  • 食药
  • 环保
  • 三农
  • 教育
  • 房产
  • 文旅
  • 人物
  • 公益
  • 企业
  • 书画
  • 云南天保村:5年刹住“无事酒” 保住村民“钱袋子”

    时间:2019-09-23 22:20:27 来源: 编辑:

    一份全体村民“签字画押”、禁办除婚丧嫁娶以外无事酒的“村规民约”,解决了村民因份子钱不堪重负的问题。目前,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麻栗坡县11个乡镇102个村(社)都已经将遏制村民大操大办纳入“村规民约”。

      “以每个农村家庭一年5000元的份子钱来算,将为全县5万多户群众节约2亿多元的资金。”麻栗坡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周永刚说,“这不是小事,而是关乎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大事。”

      2016年7月21日,本报一版刊登《云南文山天保村:“村规民约”勒住沉重的份子钱》,报道了2014年5月,麻栗坡县天保村“两委”扩大会议讨论制定“村规民约”,刹住村民滥办酒席的不良风气,减轻了村民的负担。

      那么,5年来,天保村的“村规民约”还在执行吗?哪些措施保障了“村规民约”的执行?

      “一波三折。”天保村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刘德明说,“在农村禁止村民滥办酒席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5年前,和不少村子的情况一样,天保村村民也被各种名目的“办酒风”所困扰,随礼送的钱“少于100元拿不出手”。由于随礼钱过高,一些家庭想更新家电和农机器具都没钱。为了收回随出去的礼金,村民们纷纷以红白喜事、满月、周岁、办寿、建房、搬家,甚至50岁、40岁就办寿宴等名目,来收回本钱。不少人“一年内,吃酒花了1.5万元”,人缘好的,则成了“接单大户”。比如村卫生员黎刚,由于工作原因认识他的人特别多,每年送给他的请柬有200多张,一年的吃酒钱要花两万多元。

      贫困户为了吃酒,要么“到处打零工挣吃酒钱”,要么“靠借债吃酒”,每次接到请柬都愁眉苦脸。

      “在农村,脸面最重要。如果不送礼、不回礼,不仅得罪亲友,还孤立自己。”天保村一位村民说。

      听着村民的抱怨,刘德明以为,村规民约定了,群众会开了,村民签字按手印同意了,禁止村民滥办酒席就是“大势所趋、众望所归,可以顺理成章地推行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一些农户仍在“隐形”办酒席:不发请柬,只打电话,或到农户家中口头通知;不在村里办,到城里的酒店去办。

      为此,2016年10月26日,“村三委”会议决定:对违规的村民,由村委会收取3000元违约金,全部返回村小组作公益事业;公开所有村干部的手机号码和村民监督委员会举报电话,接受群众举报;认真落实纪检监察走访群众制度,大力开展村干部走访群众工作,对村民暗办酒席行为开展为期一年的集中整治。

      此后,天保村共查访到32户暗办酒席的村民,共收取村民违约金9.6万元,全部返回到各村小组用作公益事业。

      “2018年以来,天保村再没有一起违规操办酒席的。”刘德明说。

      天保村的做法,引起了麻栗坡县委、县政府的重视。县委书记刘扬要求:“全县各村(社)学习借鉴,以遏制村民大操大办为突破口,推动全县乡风文明进程。”

      随后,麻栗坡县纪委出台了《关于利用村规民约引导村民勤俭节约遏制农村大操大办之风的指导意见》,提出全县11个乡镇102个村(社)结合本村实际健全“村规民约”,逐步革除“难为情”的人情消费陋习,构建新的文明乡风。周永刚强调:“一定要由村民充分酝酿后经村民大会集体讨论通过,不千篇一律,不包办代替”。

      经过两年多的努力,目前,全县102个村(社)先后结合各村实际,把遏制村民大操大办纳入到“村规民约”内容中。

      比如,董干镇普弄村村委会的“村规民约”规定:寿宴要满70岁以上,逢十办宴;进新房、满60岁可以请亲戚朋友小聚吃饭,但不能超过40桌;升学、参军、小孩满月、周岁、60岁以下一律禁止办宴。违反者将被取消部分惠农政策。

      但也有人心存侥幸,认为“村规民约”只是做做样子。

      铁厂乡坪子村的张吕(化名),为了收回2016年送出去的1万多元人情款,2017年5月,为自己操办50岁寿宴。坪子村立即召开了村“两委”会议,根据“村规民约”,将其从低保户中剔除。

      如今,在村里开了小卖部的小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王排兵说,以前,他每年的收入还不够随礼,“现在吃酒少了,家里有了积蓄,我才能开这个小卖部,一年有5000多元的收入”。

      在小寨村党总支部书记蒙世珍看来,“村规民约”的效果显著。

      “我们村库区搬迁的村民有100多户,如果像以前家家户户贺新房的话,怎么脱贫致富。” 他说。

      刘德明算过,天保村用5年时间控制住了乱办“无事酒”歪风,现在每年全村办酒席的场次减少了85%,每年随礼只要1000至3000元就够了。

      “十里八乡的人多半都熟识,谁家遇到点事情,大家都会来帮忙。现在,乡里乡亲礼尚往来的人情又回归了。” 刘德明说。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文凌 通讯员 陈天跃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阅读

      段友清,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银雀山街道东苗庄社区党委书记、临沂三阳置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自1993年至今,段友清时刻牢记党的宗旨,自觉践行共产党员的历史[详细]
    一份全体村民“签字画押”、禁办除婚丧嫁娶以外无事酒的“村规民约”,解决了村民因份子钱不堪重负的问题。目前,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麻栗坡县11个乡镇102个[详细]
      近日,重庆市慈善总会参加2019年9月7日至9日的“99公益日”网络募捐活动,一举募得善款1.31亿元,其中腾讯配捐2700余万元。募捐额居全国第2位、省级慈善会第1[详细]
      “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搬家不如搬石头,苦熬不如苦干!”云南省文山自治州西畴县曾经是一个石漠化程度非常高的山区县,当地群众生产生活条件极其艰苦[详细]
      对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的居民来说,橙色是生活中最亮眼的颜色。   平日里,身穿橙色上衣的志愿者们活跃在84平方公里辖区内的大街小巷,帮扶孤寡老人[详细]